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转载】天大四大才子

天大有四大才子之说。不过四大才子是谁,却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汪精卫、陈立夫、王宠惠、徐志摩。这种说法是最少的。当时我看了还真吓一跳,说我和徐志摩是校友还让我挺高兴,没想到汪精卫也是天大毕业的。汪精卫其人嘛!其实还挺才气的长相也很帅。可恨的是他是卖国贼。所以这种说法笔者不承认。

其它四大才子的说法都是关于当代天大的人物了,说法有以下几种:

  1. 社外才家瑞老师,孟宪堂,管院的汤伟刚,任保平
  2. 单平,才家瑞,刘晓纯,天南街卖烧卖的胖子
  3. 西门修车老大爷,西门地上写字的老大爷,美学第一人孟宪堂,才家瑞老爷子
  4. 等等……

据考证,第一种说法是最正确的。其中孟宪堂算是最无争议的人。人称他美学第一人——孟宪堂。他绝对是天大一宝,那自信劲是无人可比的。虽然笔者还没有上过他的美学概论,但是他的经典语录已略知一二。他的第一节课,就在 500 人的面前说:“中国近代有三大伟人——孙中山,毛泽东,孟宪堂。”紧接着台下晕倒一片。更有甚者狂吐三天不止。他曾说,五千年来没有人发现美,当然他本人除外。如果要学好他的课一定要把黑格尔的小逻辑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搞个通通透透才行。但实际情况是考试前买本他出的书就能稳过,还能拿高分。他曾经指着一个女生说,我从她的身上看到开来的两列火车。还曾经指着一个男生谈论谈论学院里的男女问题时说,你是那个学院的?化工的!哦,那你除外,你们学院没有女生。

管院的任保平一点也不熟悉,不过汤伟刚却很有名气。汤老师自称管理学院资产第二,逢股必赢。他讲课慷慨激昂,粉笔沫到处飞扬,讲股评唯他独强,谈收益“不可抑制”的增长。今年上他课的时候每次教室都是人满为患,那可是大教室 24-117 一直以为同学很多呢,没想到到考试的时候仅有不到五十个。

才家瑞老先生,我在这正统四大才子李最后一个介绍,因为他是我唯一一个听过课的老师。对其比较了解。才老师的确很有才气,不听他的课是不知道的,不过由于他身体的原因还有其他事务,他可能带完我们这届就不再教学了。这令我们既觉得幸运又有些失望。才老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他是台湾问题专家,所以经常在内地和台湾之间飞来飞去。他经常讲他的以往的故事,而且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的讲法,使得我们对他的以前的事情了如指掌。才老喜欢美女,什么年轻时在北大认识的美女,在新疆别人给介绍的演员,我们都经常听他讲述。不过最终他娶的老婆并不是美女,这事情说来话长了,要讲到他毕业,去新疆什么的老长老长。在这里就不讲了。才老师虽然年纪很大,但是在给我们讲课的时候却很开放。他经常在课堂的谈性,还经常告诫女同学要做好安全措施。我们平常一谈到才老都会想到他的两大主要思想,即熄灯要睡觉,上床要带套。哎!这老头子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觉得开放得要命。我们这群年轻人都自愧不如。

接下来要讲讲,其余的非正统四大才子中的人物了。西门有个修车师傅,原来是天大的一个老师,留学过日本,退休后闲不住,修车,自学了四国外语,和留学生聊的最起劲儿。记得有个师兄告诉我们在天大千万别嚣张,修自行车的都比你学历高,说的就是他。还有一个写大字特别漂亮的老爷爷,经常在空地上拿粉笔写大字,我曾经看见过他写的怀念周总理的诗。写的是那种空心的楷书,不打格直接就写,工工整整的真叫人佩服。天南街的二胖子,“哎!同学烧卖,还有锅贴啦,虾仁乱蹦哦!”不知道有什么才,但是似乎大家挺喜欢他的。41 斋外面买鸡蛋大饼的算一个,据说年轻时在内蒙古混过,一根九节鞭打遍内蒙无敌手(这是他的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