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断背山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不算结局的结局)

连续多日疯狂的看球之后,肾上腺素急剧增加,然后加上酒精的刺激,终于有一天爆发了。

那天我拉上小林一起去看球,两个人买好了酒菜开了个房间,每看到一个精彩的场面我就忍不住喝彩,然后大口喝酒,而小林却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小酌。

一会儿两个人就喝掉了 6 瓶啤酒,小林就出去再买了几瓶,等到第二场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已经不记得我喝了多少酒了。

头晕乎乎的,去卫生间的时候差点滑倒,小林赶紧过来扶我进去,于是我小便的时候,突然发现小林的某些部位急剧膨胀。

当时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酒精的刺激下,我说:小林,我今天可以满足你!!

说了这话之后,两个人都傻了。

然后小林就吻我了。

然后…

completely insane,操,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干出这种事情,虽然他愿意,但是我总觉得对不起他,虽然我很想写一点轻松的话题,但是我真的认为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还是发现床上有血迹,应该是我昨晚太粗暴了,把他后面弄伤了,即使是昨天用了 top gel。

小林也醒了,我抱着他,哭了出来,不停的说我对不起你。

小林爱抚着我的头,一边轻拍我的后背,这种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lin:这是我自愿的。

me:我他妈不是人。

lin:我等这一天很久了,top gel 我老早就准备好了,condom 也用了你最喜欢的冈本超薄型的。

me:小林…

lin:你知道为什么没有用 ky 而用 durex 的 top gel 吗?

me:??

lin:因为南京的 gay 太多,把 ky 都买的断货了,哈哈。一时间,有千言万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不知道我们今后会怎样,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 straight、gay 或者是 bi,我只是对小林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让我心动又让我心疼。

我曾经试图找心理医生,也曾经在 homo 版上发帖,甚至在版上找了个 gay 聊天,但是都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或许,并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答案吧。

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这个暑假,注定是个伤感的暑假。

也可能是个充满希望的暑假,谁知道呢。

请耐心看完这个系列文章的朋友留个言吧,请给我们祝福吧,though i don’t think i deserve it.

thanks!!

后记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这个系列的文章我总算把它结束了,但是我跟小林之间却还在发展,不过我已经不打算写出来了。

有些人认为这都是我虚构出来的人物和故事,那就请你们当作小说来看吧,虽然这部小说文笔稚嫩,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家拍砖的时候记得轻一点。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很支持我,经常会收到你们的来信,在此我一并致谢,有了你们的鼓励,我才会写了这么多。

最后一篇结束之后,还有人追问,小林最后到底干吗了,我跟小林之间到底会怎样。其实,今后会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更不愿意虚构一个美好的结局。

无论如何,我也打算出国了,前几天报名参加了 8 月 19 日的 TOEFL,打算出去重新念个 PH.D.,再次感谢所有给我支持和鼓励的朋友们,祝你们一切顺利!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6

火热的世界杯终于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南京火热的天气。

我其实很想出去找个宾馆包个房间看球的,甚至价钱都打听好了,一个标间 4000 块,可惜小林却报名参加了高考阅卷,我一个人看球又有什么意思呢,于是小林就建议我去 WarandPeace 版征个 mm 一起看。

我想想还是算了,且不说是否有人愿意送上门,万一征了个侏罗纪特产,我就要欲哭无泪了,而且还要朝夕相处一个月,到时候说不定南大又多了一个跳楼的博士。

只能每天偷偷在网上看直播,可恶的是我老板是个工作狂,每晚起码要到 10 点才离开实验室,于是我的世界杯一般是从每天第一个下半场才开始。

而小林对足球并不是很感兴趣,除非是两强相遇加上时间合适才会看一下,这使得我少了好多侃球的机会。

某天,我刚刚看完阿根廷的一场进球表演赛,回到宿舍,小林还在上网,咬牙切齿 ing。

me:怎么了?又遇到 mb 了?

lin:Nicole Kidman,son of bitch!!

me:daughter of bitch may be more precise. 呵呵,what’s the matter?

lin:她又要结婚了,这次是跟 Keith Urban,操,她已经 fuck 过 Tom Cruise 了,这次又来糟蹋 Keith Urban,一个又一个色艺双绝的 sg 就这样被她蹂躏了。

me:忽然小林抬头冲我嘿嘿的笑,我被他笑的心底发毛。

me:你他妈发春啊?

lin:有人说你是女的,哈哈。

me:who?why?让我知道了非要暴扁一顿。

lin:这两天我在 xici 的南大兄弟连上看到的,哈哈,有人据小道消息说你是女的。

扑通一声晕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

me:OMG,阮玲玉临死之前说过一句话….

lin:人言可畏。

me:nod,现在给我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lin:你反正不想活了,干脆让我快活快活得了,hiahia~~

恶向胆边生,我用食指勾起小林的下巴,做出一个要吻他的动作,突然发现小林非常配合的闭上眼睛,一副要享受的样子。

心理隐隐觉得我这样做非常的不道德,于是叹了口气,放开了手。小林有点奇怪。

lin:something wrong?

me:nothing,我这样是不是不好?

lin:干吗这么问?怪怪的,呵呵。

me:跟我讲讲你的事情吧,我甚至还不知道你是 0 还是 1 呢。

于是那个晚上,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小林非常耐心的从他记事开始讲起,到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取向不一样,直至后来考上南大认识了我,讲的两个人都失眠了,其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我做试验用错了试剂被老板臭骂,而小林改试卷的时候也出了无数个大错,哈哈。

奋战了 7 天,阅卷终于结束了。小林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我去向阳渔港大吃了一顿。那几天两个人都很憔悴,我是看球要晚睡,小林是阅卷要早起,不过吃起来两个人却丝毫没一点示弱的意思,小林一周的劳动果实就这样被我们吃去了大半。

其实我早就劝小林不要去阅卷,早起晚睡累死累活一周也就 2k 块,可是小林非要去,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高考阅卷了。

吃饭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问他是否还打算去加州,小林摇头,说:你又不陪我,我一个人去多无聊啊。ft。

正巧有人打电话给我,原来是前一段时间认识的一个小 mm,在小林面前,我不方便说一些肉麻的话,只能敷衍两句然后匆匆挂断。抬头一看,小林一脸的鄙夷。

小林跟我说了很多次,像我这样外表和内心反差如此之大的人现已濒临绝种,应该建造一个博物馆专门来展示,至于门票方面小童半价帅哥免费,他甚至还想建议学校把北大楼上的五角星取下来把我挂上去,想想虽然我不能流芳百世但足以遗臭万年,可瞑目矣,哈哈。

虽然小林嘴巴上这么说,但是只要我遇到什么问题,他总是第一个跳出来帮我搞定,比如说网络设置和杀毒,解答我的生理卫生问题,帮我处理难缠的 mm,另外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每次洗澡的时候可以帮我搓背,哈哈,保守估计,按照两天一次每次 10 元 × 8 年,我一不留神就欠下了天文数字的搓背费,呵呵。

其实我也不想欠他这么多,可是每次我打算帮他搓背的时候他总是拒绝,不过后来还是被我知道原因了,因为他怕在大庭广众之下身体的某些部位不受控制,哈哈。

除了疯狂的热爱打游戏逛街之外,小林还有一个癖好就是游泳,只是我的水平太差,游 50m 就精疲力竭了,于是小林就经常以此为借口,攻击我纵欲过度,kao,还有好多人根本就不会游泳呢!!后来我跑到 swimming 版上征了个老师教我游泳,当然这一切我是背着小林的,哈哈。

swimming 版上的人很热情,可惜我天资驽钝,蛙泳的动作已经定型,怎么都改不过来,倒是自由泳上手很快,去了两次就可以连续游 50m 了,哈哈,实在是太开心了。

又偷偷的去游泳馆加强训练了两次,感觉良好,于是拉上小林,虽然游 100m 我被他甩下 30m,但是小林还是大吃一惊,哈哈,再游几次我就能赶上他了。

不过小林并不是专门来游泳的,其主要目的就是看 sg,尤其是游泳队有好几个长得不错身材又好的家伙,小林每次都是下午 2 点到 4 点一直在泳道旁边目不转睛的观看他们的训练。这时候我只能非常无聊的练习我的自由泳,顺便睁大眼睛看看周围是否有 ppmm。

偶尔小林也会找几个人一起去打羽毛球,奇怪的是就算外边天气再热羽毛球馆总是客满,这次好不容易定到了 17 号晚上 9 点的场地。我的羽毛球水平在宿舍里可以排到第二,在场上的主要表现就是满场飞奔着去拣球。小林这个家伙太坏了,打吊结合,我上场二十分钟就要抽筋了。

于是下来休息,小林也过来陪我一起喝水,旁边场地两个男生在打球,小林在我耳边窃窃私语,说他们绝对是一对。不说还好,我越看越像,呵呵,两人穿着情侣装,喝水的时候还咬耳朵,呵呵,so cute。看来羽毛球的确是 gay 球啊。

打了大半个小时,大家都累得不行了,关键是天气太热了,很容易抽筋,只是旁边的一对还在不知疲倦的运动,小林临走之前还狠狠的看了他们一眼,哈哈,那两个人的确长得很帅,只是球技一般般啦。

回到宿舍,冲个冷水澡,哈哈,真他妈爽,两个人少不得又为了龙头大打出手,好在大家都很累,很快就洗完睡觉了。

第二天很早,小林就去阅卷了,留了张纸条给我:你的睡姿很诱人…

kao,难道晨勃也被他看到了?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5

据后来小林的描述,我当时脸色煞白,满嘴的玉米粒还把玉米棒往嘴里送,其丑态不亚于同时听到有两个女人宣布怀上我的孩子。

我心里暗自嘀咕,这能怪我吗?谁叫你那么问我的啊?我怎么能不误会呢?

其实当时小林得知系里有个老师在加州某学校做交流学者,因为所在的 lab 里面有个空缺发信给系里要求推荐个博士过去。

加州历来是 gay 的天堂,想必小林垂涎已久,于是小林就非常非常的想过去,以至于他忘记了当年是如何劝我不要出国的,ft。

我想反驳两句,但是当时小林看着我的目光很轻蔑,夹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我突然觉得小林离我很远,这种感觉真不好。

me:你决定要走了?

lin:not yet!

me:如果要走的话是不是今年夏天就过去了?

lin:en.

me:你希望我也申请过去?

lin:yes!

me:不可能的,那个 lab 只要一个人,而且我不喜欢加州,我喜欢 nyc。

lin:再议吧!

于是两个人都很郁闷,沉默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忍不住了。

me:不如出去消遣一下吧,这个周末去上海散散心,顺便 shopping,如何?

lin:好吧!

这招对小林百发百中屡试不爽,因为小林好像有购物癖,逛起街来永不疲倦。

两人就分别对各自的老板编了个理由请假,小林的老板是相信小林而我的老板是对我绝望了,于是两个人都很顺利的骗到了假期。

我本来准备借一辆车开到上海,可是小林坚决不同意,说我的驾驶技术太烂,kao。于是坐了火车过去。

下了火车,我想打车去宾馆,但是又被小林阻止,他竟然要去挤臭名昭著的地铁一号线,我都要怒了,小林说他最怕的就是见到计价器跳,而且上海的taxi是双计费,小林说看到会晕过去的。md,还是男人吗?

从又破又烂乘客贼多的一号线出来,又走了好远才到宾馆,感觉都要虚脱了。小林这家伙,这时取笑我平时纵欲过度,靠,少不得一顿暴打,看丫的嘴还敢再贱。

休息了一会儿,小林坚决要去外滩逛逛,没办法,只好跟着去了南京路,我就知道小林又要去吃小杨生煎和味千拉面了,前者是的确好吃,后者是因为里面有个服务员超级帅,小林去了两次都遇到了这个服务员,于是小林以后每次都去这家。

今天竟然让小林又看到了那个超级帅哥,小林那个激动啊,从点菜的时候就故做白痴状问东问西,后来竟然在付帐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捏了人家的手,我都要看不下去了,但是小林很开心,风卷残云般吃完了然后不停的叫那个 sg 加水,以至于出去后每见到一个麦当劳或者肯德鸡都要进去方便一下,哈哈。

后来就去了外滩,说实话,这种去了几百次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海关大楼东方明珠而已嘛,顶多摆些pose拍拍照,或者看别人傻呵呵的拍照,但是小林就是喜欢,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南京路到外滩这截路上,到处都是老外,个个人高马大,就算当天的风再大都是一身短打,除了个别穆斯林妇女,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好似粽子一样,难道是为了迎接端午节?只不过脚下是黄浦江而不是汨罗江,否则我倒是很想推一个落水,那样更有纪念意义,哈哈,只可惜屈原 ms 也是个 gay,要不把小林也推下去?

在外滩上拍了上百张照片,其中还有我跟他的断臂照,两个人搂搂抱抱,帮我们照相的人都有点傻了,哈哈。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休息过来了,奔赴 shopping 第一线,小林先淘了件 diesel 的牛仔裤,我岂能示弱,挑了件 apple 的,然后小林走到 jj 的柜台前,今年的新款 t-shirt,一眼就看中了,试穿的时候发现太薄了,前面的两点若隐若现,我于是就劝他:

me:别买了,太薄了,会走光的。

lin:买了送给你的,只在宿舍里穿,那样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你漏点啦,哈哈!

me:晕,那不如我买了送给你在宿舍穿好了。

lin:这是你说的啊,还不快把信用卡给我拿去刷!!

ft,一不留神上了小林的当,结果下个月的信用卡又要多还 200 块,还好出去敲诈了小林一份哈根打死,方才解了心头之恨。

买了好多东西,拎回去要出人命了,我说小林你自己挤地铁回去,我要打车了。小林见我去意已决,只好老大不情愿的跟我上了 taxi。

将东西扔下,两人转战徐家汇,小林甚是后悔当年没有去 sjtu,要不是现在就住在徐家汇,出了校门就能逛街,那该有多爽啊。我说你省省吧,说不定就被分在闵行做农民啦,哈哈。

下午小林又买了好多东西,在我即将饿晕过去的时候小林终于宣布他的卡刷爆了。我于是紧紧捂住口袋,撒腿就跑。

晚上请小林大吃了一顿,小林说下午购物的时候看到一个好冬冬,我问是什么,小林说是个男式项链,吊着一个指环,非常漂亮。

说着说着,小林突然从口袋摸出个小盒子。

lin:送给你的!

me:what?(打开一看,就是刚刚说得那个项链,super cool。)

lin:呵呵,这是我趁你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买的,银质的,就是因为它我才没有钱买刚才的衬衫 。巨感动,我虽然有过好多的女朋友,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我这么意外的惊喜,让我这么感动。这时候突然有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会不会爱上小林了?难道我是 gay??

小林见我走神,问:想什么呢?

me:小林你对我太好了。

lin:那你知道怎么做了?

me:(取出我的金卡)拿去随便刷吧!

lin:Oh Yehh~~

那天晚上我们玩到很晚,以至于第二天睡到中午,差点错过了退房的时间,然后两个人满载战利品,得意的回了南京。

到了宿舍,我就问小林:

me:小林,你觉得我要是 gay 的话还有前途啊?

lin:(摇头 ing)你要是 gay 的话,我就变成 straight 了!

无法交流,我打开笔记本,找了部 A 片看,发现下面的小弟弟也抬起头来想一起看,哈哈,取向应该没有变。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4

五月的南京,天气实在是反常,气温一直不愠不火,前两天还不小心感冒了。

小林的心情就像窗外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我想其中大部分原因就是我前几天写在 bbs 上的那几篇文章。

小林不像我,他总是把心事隐藏的很好,而我却做不到,喜欢找人分享快乐和悲伤,而最好的倾听者就是小林。

也有小林藏不住的时候,比如他对我 come out。

我当时并没有一丝惊讶的意思,以至于小林非常紧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我支持你!!小林握住我的手,紧紧的,没有说什么。

后来某天,小林问我:为什么当时那么说??

me:我怕说了别的什么会刺激你,然后你兽性大发把我强暴了。

lin:换个理由!!

me:像你长得这么帅,我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你跟我抢女人了,hiahia!

lin:我要兽性大发了!!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肉搏。

前两天做实验的时候突然接到 Cris 的电话,害得我不小心把样品搞错了,导致我一周来的辛苦付诸东流。

Cris 是我两年前的女友,当年因为出国念 mba 而我又答应老板留在国内读博,于是两人自然而然就分手了。很干脆,没有拖泥带水。

打电话的目的就是一起吃饭,两人找了间茶社,互相聊聊近况,然后我老板就很不合时宜的打电话叫我回去收拾实验残局。折腾到很晚了,竟然又收到 Cris 的电话,something important to tell me。于是我匆匆赶往她住的宾馆,想想还是在华诚顺路买了盒 durex。

后来证明我的举动英名无比,事毕,我问她,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不会就是为了春宵一刻吧?哈哈。Cris 说她马上毕业了,想在那边开公司,希望我入伙。我很奇怪,你老爸不是很有背景的吗?干吗拉我入伙?于是追问下去,最后Cris说她老爸出事了,现在急需一笔钱疏通。

我狂晕,绕了这么个大弯子,原来是为了这个,倒不是在乎钱,我最讨厌人骗我了,当时我就跳起来穿衣服走人。

出了宾馆,极其郁闷,看看时间,回宿舍来不及了,打了个电话给小林,让他出来陪我泡吧。

小林最近好像有篇 sci 出来了,于是在酒吧里面抢着付帐,我把今晚的事情告诉了小林,小林甚是开心,对我说:你这种烂人,处处留情,迟早有一天,连内裤都会被人骗光的,hiahia~~

狠狠的捏了他一下,于是两个人开始拼酒,发现有心事的时候,一个人喝闷酒绝对不过瘾,还是找个人一起喝,很快就会忘记不开心的事情。

其间竟然有两个火辣的美女企图对我们搭讪,被小林恶狠狠的瞪了。

me:干吗那么凶啊,两个美女啊,你不要都留给我好了。

lin:你 tmd 色胆包天啊,什么货色你都要,那两个肯定是鸡!

me:切,吃醋了?

lin:我是怕你喝多了跟她们瞎搞,一不小心染上 aids 怎么办?

me:那怎么办?把小 jj 剁掉行不行?

lin:蛋蛋也要一起切掉!!

me:那两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还是继续喝酒吧,小林也趁机看看周围是否有合适的帅哥,可惜我们出来的匆忙,穿着不合适,再也没有别人上来搭讪,于是小林念念有词,说下次一定要去 gay 吧。

出来随便找个宾馆开了房间,两个人都有七分醉,争着洗澡,卫生间里面搞得乱七八糟。洗完澡,又让服务生送了一壶茶进来,看见两个男人只穿着内裤厮打着抢水喝,服务生有点不知所措。正巧这时有电话进来,真是奇怪,拿起来一听,原来问我们是否需要特殊服务。

小林一把抢过电话,说:别跟我抢生意,这个客人今晚归我了。

挂了电话,小林又问服务生:要不要一起来玩?

服务生夺门而逃。

第二天接近中午才起床,头痛欲裂,打开手机,发现老板给我打了 3 个电话,Cris 1 个,另外还有狐朋狗友若干个电话。打给老板,电话那头暴跳如雷,勒令我 10 分钟内出现在他面前。

匆忙打车回南大,结果老板就开始训我,我就一边点头,一边数老板头顶上日益稀少的头发,前一段时间还能农村包围城市,现在已经自身难保日趋荒漠化了。

没吃中饭,被老板训了一个多小时,气鼓鼓的回到宿舍,竟然发现小林在啃一根看起来很香甜的玉米,面前还有一碗方便面的残汤。

me:小林,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爱你啊

lin:i know,但是我不会帮你去做事的,我刚刚约了人联机打游戏。

me:(眼看阴谋要破产了,又生一计)你能眼睁睁看着我被人家纠缠吗?那个女人太麻烦了,我搞不定她。

lin:你怎么老是惹上这种女人?!!是不是又叫我帮你擦屁股?

me:你真是冰雪聪明,她现在就在一食堂小卖部那边等,帮个忙啦。

于是小林就下楼了,两分钟后,如我所料打电话给我了。

lin:那个女人在哪里?

me:你在小卖部前面吗?有个女人穿了白衣服,还带了帽子,看到没有啊?

lin:没有!!

me:朝柜台里面看!接头暗号就是:我要一碗方便面,一个玉米还有一根烤肠!

小林吐血 ing。

于是过了一会儿,我也有香甜的玉米吃了,哈哈。

小林看着我啃玉米,突发感慨:为什么明知是个圈套还是往里面钻呢?

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满嘴塞满了东西,我含含糊糊的对他说,下次你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尽力。

小林考虑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lin,我们一起出国吧,申请加州的学校,如何?

心头狂震,不知如何回答。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3

昨晚回去比较晚,小林还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我就说:小林,我写了你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放在 bbs 上了。小林还在打游戏,没理我,郁闷。

等我刷牙洗脸完毕上了床,小林突然问:写了我的真实姓名没有?

me:没有。

lin:泄漏了 ip 没有?

me:没有。

小林不放心,上网 check 了一下,然后关机睡觉。

两个人在床上翻身打滚,都睡不着,我于是对小林说:你是不是生气啦,要不我就不写了?

lin:nothing serious, that’s ok.

我就知道他心里有点不痛快,于是我也感觉不爽,爬到他的床上,伸手过去狠狠的摸了他一下。接着两人就厮打起来,both naked,哈哈,我们都是裸睡的。

厮打的主要目的是压制对方,然后大吃豆腐,要是真正打起来,我恐怕不是对手,因为小林天天在宿舍,无聊的时候就对着两个哑铃发泄,练的浑身肌肉。其实以前我们办了一张健身卡,但是去健身之后发生了一件很不开心的事情,于是就把卡退掉了。当时我还跟小林开玩笑来着,说健身房十男九 gay,不去也罢,现在想想,是我亲手扼杀了小林找 bf 的大好机会,呵呵。

我一直觉得小林很帅,有种很 man 的气质,只要稍微打理一下就会非常吸引人。当年硕士的时候,有个女生,大半个学期,每次上课都坐在小林旁边的座位,还带很多东西给小林吃,司马昭之心,大家都知道,可是小林来者皆据。

该女生坚持不懈,请我大吃一顿找我做帮手,这是我第一次做月老,也应该是最后一次,我被小林贬的一钱不值,就好像为了一顿饭把兄弟都出卖的那样。于是我就开始对小林的取向很感兴趣。

南大的网络之差是人神共愤罄竹难书,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小林硬是把自己的网络知识发挥到极至,每天都在不知疲倦的 download 一些 porn movie,然后日积月累刻盘收藏。

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刻了那么多盘内容是什么,总以为是一些普通的 hard copy,结果有一次我带了女生回宿舍,趁小林避开的时候,我翻出一张来播放,结果…

这是极其罕见的我被女生飞的情况,事实上我也不想对她解释,后来就拉小林去酒吧拼酒,两个人大醉而归。(小林啊,你要是看到的话就明白了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也会被飞了吧。)

酒是个好东西,可以解愁,可以忘忧,倒不是每次喝酒都要喝得烂醉,只要意思意思,微醉的感觉最好,可以说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做一些清醒时不敢做的事。

说一件最近一次酒后做的荒唐事。春暖花开,春心荡漾,我顺利的结束了一段感情,有如千钧巨石落地般开心,于是拉上小林泡吧,两个人喝了十来瓶,然后高高兴兴的回来了。

路过四舍的时候,发现有人在楼下接吻,结果回到宿舍,小林就说,长了这么大还没有打过 kiss。

当时我突然觉得小林很可怜,于是我一冲动,把他拉过来然后就吻了上去。实际上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眼睛闭上都一样,不知道小林有什么感觉,不过这家伙竟然事后向我索要青春损失费,说我夺走了他的 first kiss,晕,我还没问他要服务费呢。

在小林对我 come out 之前,我是什么笑话都敢跟他开,可是现在真的有些话只能藏在心里,不敢对他说。

今天早晨,阳光明媚,天气真 tm 好,我八点来钟就醒了,然后伸手过去,摸摸小林的头,把他弄醒了。

lin:干吗?这么早?

me:我爱你。

lin:(警惕性急速提高 ing)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

me:我要吃 kfc 早餐,脆鸡堡 + 牛肉粥,记得汉堡加鸡蛋!

于是小林就胡乱洗了把脸,睡眼惺忪的出去了,而我就在宿舍了煮了咖啡,洗漱完毕, everything is ready while 小林 came back。

享用着丰盛的早餐,加上我冲调的咖啡,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吃完了早饭,我拍着肚子看着小林收拾残局。

me:小林,以后我结婚了,留个房间给你,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lin:要有独立的 bath room!!

me:还没听说哪家的佣人房也带 bath room。

lin:靠~~

生活真他妈美好啊!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2

在南大混了这么久了,最大的不爽就是宿舍太烂了,在浦口还是四个人一间,到了鼓楼就是 8 个人,宿舍挤的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就鼓动小林出去一起租房子住。小林说:好的,只要你给我每天买饭就可以,住在哪里我都无所谓。

于是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从硕士 5 个人一间宿舍,到博士三个人一间,总算熬过来了,现在宿舍里另外还有一个 在职的,一个月也难得住一天,实际上宿舍就我跟小林两个人。

小林夏天的时候穿的很清凉,经常上身穿件小背心,然后光着屁股,于是我经常取笑他会春光乍泻,让对面的女博士大饱眼福。

小林最痛恨的就是我带女生回宿舍,这样他就不得不穿上衣服,关上电脑,出去溜达。有一次还跟我急了,叫我出去开房,没钱的话他给,哈哈。

其实带女生回宿舍也不是一定要做爱做的事,只是小林总是比较忌讳,后来等我隐隐约约知道小林不喜欢女人之后,我就再也不带女生回去了。

我算是非常大大咧咧的人,而小林却非常心细,他会花上一天的时间将房间重新布置一下,处处打扫的纤尘不染,就算是卫生间也清洁如镜,害得我每次尿尿的时候都要瞄准半天,生怕脱靶。有时候我就调戏他,说他以后毕业了,欢迎去我家做保姆,待遇从优,小林总是满口答应。

有一天小林突然问我,应该怎么样对家人说他是个 gay 这件事呢,因为他家人已经帮他物色了好几个相亲对象了,而他却不想随便找个人结婚,然后一辈子带着假面具。我实在是无语了,根本我就没想过这一点,无法给出任何有用的意见。

小林说,大不了出国算了,离的远远的,就好比北大的那对帅哥,两个人一起去美国了,比翼双飞啊。

我当时就 ft 了,然后小林还逼着我看了他们两个人的 blog,名字好像叫 Fred & Ted,两个人都是非常帅,竟然比我还帅…

那天下午我们一起看了 Fred & Ted 的所有文章、图片,看到他们一起牵手、去了美国、living with fun,真的难以相信 gay 的生活也可以这样完美,说实话甚至有点羡慕了。

看完之后小林问我有什么感受,我说比我帅的人都去搞 gay 吧,把美女都留给我,结果被小林暴打…

从某个方面小林是比较 bs 我的,说我换女友比换衣服还勤快,我说我也不知道会这么快啊,一开始有感觉,然后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现好多缺点,然后就决定分手,不过
ms 一般是我飞人家的时候比较多一点。

小林就会以一种非常鄙夷的眼光看着我,然后我就会很乖的过去,摸摸他的敏感地带,哈哈,说:我知道,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飞我了,你还是会跟我在一起的,是吧?

小林这时候只会说一个字:滚!!

哈哈…

小林有一次问我,跟女生 ml 与跟男生 ml 有什么不同呢,我没有跟男生 ml 的经验,很难回答,不过我从网上 down 了一些我看了要流鼻血的 porn pic 给小林看,but he felt disgust at those naked women,哈哈…

想把小林掰直了估计很难。

【转载】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1

我想我也不例外。

今天早上赖在床上,小林也醒了,我突然想逗逗他:

me:我昨晚做梦把你强奸了。

lin:kao,带了套没有?用了 ky 没有?

me:…

lin:你 tm 还是人啊,这点钱都省?

me:…

小林跟我从本科到博士都是一个宿舍,互相连对方有几根汗毛都了如指掌,这次对话还不算过分。

小林其实也不小,当然不仅仅指的是年龄,我们从浦口就是好朋友,搬到鼓楼,2 舍、20 舍、陶二,每次选宿舍的时候都希望跟对方住在一起,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看对方都比较顺眼,而且都比较爱干净,花钱也舍得,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的脾气比较相投。

看到这里,有人就会想觉得我跟小林有 gay 的倾向,其实我们两个还好,做的最多的就是在宿舍冲凉的时候,互相占对方便宜,还有一次两人喝醉了,一起看 g 片互相打手枪,睡了一觉之后两个人都觉得好尴尬,不过两天之后又恢复平常了。

小林最大的好处就是善解人意,kao,差点打成了善解人衣,失恋的时候拉他一起喝酒,很爽快,一人一杯,喝到两个人都快不省人事胡乱说话,还好最后竟然找到宿舍。买衣服的时候他总是会给出最恰当的评语,看人的眼光也很犀利,有一次认识了一个美女,追我,小林说:bitch~~~~,后来果然发现这个女的不正经,为了感谢小林,两人又去大醉一场。

念硕士的时候,想着出国,小林又劝我,没什么大道理,就说了一句话:宿舍里没有你会不习惯的。热泪盈眶啊,于是再去醉了一场,两个人抱头痛哭,就像生离死别一样,结果我就决定继续留在南大。

小林现在还是单身,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最大的爱好就是呆在宿舍打游戏和看碟,因此我从来不担心忘记带钥匙或者宿舍里面会丢东西什么的,偶尔也被我拉出去踢踢球游游泳,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的球技和泳技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空闲的时候,小林也会做些 research,比如发篇 sci 什么的,还是搞理论好啊,只要看看书就可以了,不像我,做个试验要半个月才有结果,天天泡实验室,中午回去睡觉还要给小林带盒饭,郁闷。

有时候我也会跟小林认认真真的谈话,比如我有一次很严肃的问他是不是 gay,他也很严肃的告诉我: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然后我们就再也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寒假回来的时候,断臂山正在上演,我们两个在小林的机器前一起看了这部片子,最后,当看到两件衬衫挂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小林的眼眶都湿了。

自此,我可以肯定的是小林的确是个 gay,问他以后会有什么打算,他也不会回答。有时候我跟他说,兄弟,有什么要求我能满足你我一定去做,他只是淡淡的笑笑。

后来有一次把我吓坏了,他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看样子喝了点酒,眼睛红红的,我问他怎么啦,他就喘着粗气问我,是不是尽量会满足他,我当时也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说:i want to suck your dick and fuck your ass。tmd 还跟我说英文,幸好我也念过几天书,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就把他扶到床上,说,第一件事倒是可以,第二件我就办不到啦,你今天到底怎么啦?

小林一下子哭了出来,说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友,谈了好久今天见面,结果竟然是 MB… oh my god!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小林只是说说而已啦,那天竟然被我问出来他还是个 cn,哈哈,此前一直都靠双手解决,看来实在是压抑的够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