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游记

东部华侨城•茶溪谷

深圳的东部华侨城,是华侨城集团旗下又一项兼豪宅和旅游为一体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如同我们耳熟能详的欢乐谷、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一样隶属于华侨城集团。而正如东部华侨城的宣传口号那样:亚洲旅游新地标,往来这里的人们除来自深圳市区以外,广州、珠海、甚至香港的游客也大有人在。

东部华侨城,听起来好像就跟其他城市的华侨城一样,仅仅是个富人区,周边附带一些娱乐设施,另外地处深圳东部而已。个人觉得这确实不是一个容易让人产生与旅游相关联想的名字,但是茶溪谷、大峡谷和云海谷,这三个东部华侨城的组成景区,多少让人觉得还有那么点意思。

东部华侨城自 2007 年开业以来,不到两个年头,很多景点还在建设之中。其中茶溪谷建设得最为完善,云海谷和大峡谷还都处于试营业状态。估计正是这个原因,从深圳市区到达大梅沙以后,匮乏的指路牌还真是让我们破费了一番周折。幸好路途上打到一辆出租车,要不然从大梅沙到茶溪谷,真是走到天黑也到不了呀!

其实,从深圳市区乘公车前往东部华侨城并不困难,只是需要你事先了解路线。可是第一次尝鲜的我们,也是在进到园区里面,拿到旅游导览图以后,才知晓的。先从市区乘车到大梅沙,或者东部华侨城站(J1路、53路等终点站,该站是最好的,出来就是大峡谷),到达这里以后,如果你持有的是大峡谷的入园门票,那么情况是最好的。找到大峡谷,从这里入园,开始你正常的游玩,不会觉得有任何奇异。但是倘若你持有的是茶溪谷的门票,那么情况就没有那么简单,你可以选择出租车,直接开到园门口(这和自驾游没什么区别,不在讨论范围之内),或者仍然从大峡谷进入(当然持有茶溪谷门票,人家是不会让你从这里进去的),确切的说是找到“大峡谷缆车站”。乘缆车上山到达“云中部落缆车站”,再做景区提供的免费接驳巴士到达园区门口,开始你的游玩。

茶溪谷,顾名思义,是个与茶有关的景区。方圆 9 平方公里,从中国园林气息颇浓的茶翁古镇、到香气袭人的三洲茶园、再到欧式建筑风格的茵特来根小镇和珍奇花卉组成的湿地花园,人文与生态相得益彰。值得一提的是园区内的森林小火车(开行时间 12:30~18:00),环绕山谷而行,可以远观茶溪谷和临近园区的各个景点,到达游客返程时间(17:00~18:00)以后,森林小火车更成为接驳车,驳送游客前往大峡谷下山(当然,在早晨入园的时候也可以从大峡谷坐小火车上山前往茶溪谷,这是另外一种到达的途径,但是需要有大峡谷的入园门票方可),可谓交通与游览一箭双雕。当然乘坐这列小火车还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车票免费,所谓代价就是等待。从茵特来根火车站排队到上车,我们一共等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当然我们去的那天是大年初三,人山人海,详情请看后文)。小火车很慢,全程 33 分钟,窗户上没有玻璃,可以随意探出头去,而不会有什么危险,更不会被乘务员骂。途中会经过两个山洞,其一为大拐弯山洞、另一个是茵特来根山洞。通过大拐弯山洞,可以看到铁路一分为二,南辕北辙:一条通往茶溪谷,另一条通往大峡谷,由于我们是在 17:00 之前乘坐,因此走的是回茶溪谷的环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开出茵特来根山洞以后,看到了一排如小镇中一样风格的建筑物,起初以为是小镇的背面,但是在火车里的导游介绍以后,车厢内是一片惊呼,从导游的语气中也可以听出掩饰不住的骄傲(想一想,在每次介绍这片景区的时候总能体会到乘客的惊诧,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这里,用导游自己的话来说是:茶溪谷的员工宿舍楼。用其他乘客的评价来诠释:简直就是别墅。这样也解决了我不时产生的疑问:这么多工作人员,而工作地点又在山上,他们是如何上下班的呢?看到这里问题自然解决了。我敢肯定园区当初的规划是有意向游客展示这片景点的,一来怎么说华侨城集团是一个有能力管理五星级酒店的物业集团,管理一片宿舍区又何难之有;另来也向游客,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展示华侨城的人文气息,在人们口口相传中获得免费的宣传与不错的口碑。

茵特来根小镇,是条充满了欧式建筑的小街。房子里面基本上都是各种小吃店以及咖啡吧,沿街还有一些外国艺人在表演节目,想和欧洲文化亲密接触的话,这里是一个选择。

我们后来选择了乘电瓶车游览茶溪谷与茶相关的景点。其中种植新鲜乌龙茶的茶园香气怡人,是个天然的氧吧,净化身心。还有各种以采茶、制茶和手工艺为主体的体验区共旅客消磨时光。在三洲茶园内,会上演舞狮一类的民俗表演,还有各种真人秀,脸上打上油彩,身着道具服装,扮演青铜或黄铜雕塑,颇有趣味。可惜我们只是走马观花,一带而过。

选择节假日出游确实不是一个好点子,中国的国情到那里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从四点多出园,到坐上巴士回家,已经晚上七点有余了。在茶溪谷园门口,排了令人绝望的等待接驳车的队伍,各个精疲力尽的人们还要站在看不到头,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外加蛇形排列的队伍中,等待接驳车一小批、一小批的把大家送往半山腰的“云中部落缆车站”。值得称赞的是来这里游玩的人们大都非常有素质,虽然等待让人发疯,但是大家还都非常遵守秩序,并没有出现任何拥挤或口角。坐到了接驳车上,听随行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总共有 6 辆大巴和 20 辆小巴,不停的往返接人;今天游园的人数会超过几万人,但是具体是多少万人,他并没有给个确切的估计,但是他说这天的情形远不如去年(2008年)的三八妇女节,那天估计有七万人次游园。沿着蜿蜒的山路我们送到了“云中部落缆车站”,虽然坐索道会相对更快一些,但是我们的票中是包含缆车的,因此也就选择了相对经济的缆车下山。在这里需要继续等待是在意料之中的了。由于有索道的分流,以及缆车据说每小时近千人(据说索道的吞吐能力是每小时 2000 人左右)的运送能力,还是等待了相对不太长的时间(只是相对而已,估计也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等待缆车的候车站设有一个舞台,有歌手现场演唱,还有几个小丑穿梭在人群中打趣,气愤活跃了不少,时间也显得不那么漫长了。

坐上缆车以后才觉得没坐的话真是一种遗憾(当然,你也不可能不坐,在那个时候,这是唯一的下山办法),缆车的座位是阶梯状的,前面的人不会挡住后面人的视线。缆车加速很快,一时间颇有坐过山车的感觉,满车人也是大呼过瘾。缆车的运行速度也不慢,从海拔 300 多米经过 1300 多米长的距离降到地面,时间也就不到 5 分钟,沿途还能看到市区的夜景,也值得了这漫长的等待。

总体来说,东部华侨城主打的生态旅游还是名副其实的,园内很多垃圾桶、卫生间、电动车和各种环保宣传布景,环保的精神贯穿始终。南方的城市服务意识突出,在这里更是不会逊色。有众多身着黄色外套的服务人员随时为游客提供服务。用一位游客在接驳车中说的一句话结束这篇博客:你们这里也是远近闻名了。

普吉岛度假2

旅行计划

日期 地点 任务 开始时间 结束时间 备注
2009-01-30 深南花园 启程前往蛇口码头 5:45 6:45
蛇口码头 蛇口码头取船票 6:45 7:45 3 张普通舱
启程前往香港国际机场 7:45 9:00
香港国际机场 行李托运及安检 9:00 11:05
启程前往普吉岛 11:05 13:40 到达普吉国际机场
普吉岛 前往酒店 14:30 15:30 安达曼海景酒店(Andaman Seaview)中午 12:00 入住
入住 15:30 16:00 2 个房间
晚餐
Simon 人妖表演 19:30 21:00 具体时间未知
2009-01-31 普吉岛 起床 7:00 8:00 可以早起看日出
皇帝岛一日游 8:00 18:00 当地找旅行社具体安排
幻多奇主题乐园 17:30 23:30
2009-02-01 普吉岛 前往皮皮岛 8:00 休闲为主,可以考虑骑大象
2009-02-02 皮皮岛 前往普吉岛 8:00 本次入住芭东海滩
普吉岛 去普吉镇 12:00 21:00 购物
2009-02-03 普吉岛 出发去曼谷 10:00 11:25
曼谷机场 购物 11:25 16:00 16:00
出发去香港 16:00 19:45

回来后还打算在香港再呆两天,至于香港的出行计划等回来后再说,基本上就是去趟迪斯尼乐园,然后购购物。我们定的酒店就在维港边上,所以就不用特地去看维港了,哈哈!

普吉岛度假

开篇

从今天开始正式着手我的普吉岛游记。人们都说普吉岛旅游是自助游中的菜鸟级别,因此在普吉都玩不爽的人以后就不用考虑自助游了。哈哈,压力不小呀……

一上来就办了件糗事。

“万事开头难”果然不假。虽说通过携程预定的整个行程颇为顺利,之后又读了各种游记、攻略和旅游相关的书籍,觉得已经事无巨细了,甚至罗列出费用明细及具体行程安排,可是百密一疏呀,竟然从来没有人提到过兑换泰铢要那么长时间!

无奈,所有游记和攻略都在讨论如何兑换泰铢能获得更好的汇率,最后的结论都是在国内换好。而且泰国政府的某些入境规定也真是烦人:每个游客需要携带等值 20000 泰铢(约合 4000 人民币)的外币入境,就是说我们三个人要携带共 12000 块人民币。最后我们决定带 1000 港币、200 美金和 10000 泰铢出去,于是就开始到银行购汇。

说起购汇还是招商银行方便,而且这种业务属金卡服务,感觉不错。遗憾的是在大陆除了中国银行以外没有银行能经营类似泰铢这类的小币种,更糟糕的是当我昨天到了中国银行,准备购汇泰铢的时候才被告知:第一、购汇泰铢需要预约;第二、预约泰铢要一周左右;第三、基本上年前预定不到。

这下惨了,于是马上联系 95566 看能不能在深圳分行调配一下,结果得到的答复也是没有。更惨的是为了等待这个答复本来还有的 1000 泰铢也被别人取走了,最后不得不又换了 300 美金,一分泰铢都没有拿到,太背了。

给以后要去这种小货币国家的驴友们个提醒:一定提前预约外币呀!

北戴河游记2


上高速之前:生死时速 (2007 年 6 月 15 日 19:00 至 19:30)

总有人问我为什么现在不学车,答案很简单:没车。即便学了,没有太多机会开,也就都忘了。我实话实说,估计小牛就是这样的。

小牛在建外 SOHO 的旋转木马前上了车,还给我们带来了晚饭。小米想在上高速之前先填饱肚子,就让小牛替下开车,谁让这里面就只有他和他老婆还算会开车呢?我依旧坐在副驾驶,拿到了传说中相对好吃的那一盒饭,可是都没机会开口吃。因为小牛一坐到驾驶席上,就先说了一句:我根本就不会开车,汗呀~~~~~~

小牛开车叫一个惊险,虽然不超速,但也算得上生死时速。何况这段路途还颇有拉力赛的样式:小牛用手,转向、加速、刹车;小米用眼,看地图、看路况、外带撞大运。因为本来从国贸上京沈高速,最正常的行程应该是从劲松往东,直奔四环,不过我们好像不是那么走的,我也是路痴,说不清楚。大概是在五环左右,一个劲地往前开:第一个路口不是,是否继续(Y/n)?是,再看看还有机会,不行再掉头;第二个路口不是,是否继续(Y/n)?是,我也不知道前面还有路口没,赌一把了;终于第三个路口,我们看到了京沈高速的标志牌。顺利转向,我开始吃饭,不久进了一个服务区,加好油,换了司机,换了我,全部系好安全带,打开 CD,漫长的高速之旅开始了。

北戴河游记1


年轻人一向雷厉风行,从周二 (2007 年 6 月 12 日) 午饭之前开始有的想法,到随后做出决定,到周三午饭后搞定车子,到周四做好行前的必要准备,一切都是那么的想当然,那么的“听风就是雨”,难怪连同事都评论到:你们也真太快了!

还是先来认识一下我们这一干人等:

小米,嗯,是男生,事件的始作俑者,车主的儿子及我们的车夫;

小牛,唯一的女生,小米的老婆,一路都坐在副驾驶,可见对小米同学的驾车技术还是颇有信心;

文波,另一男生,想不到旅途中的他竟与工作中有那么大的差别,简直搞笑至极,用小米的话说就是:你丫太逗了。接下来的很多段子都是出自他的尊口……

最后一个就是我了,他们仨的独家摄影师,带了一个高像素的连自己都不会用的全自动带全手动支持的数码照相机。

自从计划定了以后,每个人就开始有自己的任务了。小米负责预定宾馆;文波负责搜集景点和旅游线路;我本来是负责买车票的,不过后来改成自驾游了,我就在家歇着好了,不过其间理了个头发,买了些衣服和游泳裤衩。接下来就是心浮气躁地等待周末的来临……

出发:旋转木马 (2007 年 6 月 15 日 18:00 至 19:00)

开始总得有点变故,还好是小变故。小米的项目被催得很紧,前几天不抓紧的他,险些在关键时刻被迫加班。不过尽管如此,还是为了给他调一段粗心的代码,浪费了近半个多小时的宝贵时间,就因为一个地方他多写了一个“s“。不过总算是搞定了,他老婆买了晚饭,说定在建外 SOHO 的旋转木马处等他。把老婆放了半个小时的鸽子,哥哥于是有些心急了。

蓝色的东风标志 307 很快地开到了门下,我和文波边鄙视他边上了车,不幸我坐在了副驾驶。之所以用不幸来形容,就是谁知道小米的技术的如何。虽然事后被证明还是不错的,不过这段路途还是把我吓了够呛。

小米说他喜欢开快车,着急的时候更喜欢开快车。可偏偏周五的下班时间,二环路上堵得一塌糊涂,从六点半出来到七点,也就挪动了一个公交车站的距离。于是小米开始加三、画龙、在长安街上超速、在国贸违章停车,总之用尽一切办法,还好在七点钟左右的时候,接到了小牛。

我和文波第一次见到了小牛和小牛开车。

毅力源自团队合作 —— 记云蒙山一游

个新颖的出发点,不能纯粹地把游记写成一片流水账或是描摹景物的文章。

不能不先赞叹一下宁子的细致和组织能力,用一个词来形容:事无巨细。基本上经过一周的准备,从设计、到动员、到租车、到通知、到事后总结,几乎天衣无缝了。

这一天,天气还是给足了面子,没有下雨也没有烈日,阴沉的天空,湿度还是和往常不相上下。旅途中,汽车绕着盘山公路接近云蒙山,有茂密的植被,裸露的悬崖,还有藏在云中的山峰。从半山腰升腾的雾气,使得山体一半在地山,一半在空中。

户外活动通常被认为有两种境界:自虐型和享受型。前者所谓挑战极限,或是探险:而后者通常就是旅游。但似乎这种界定很难令人信服。满怀着激情开始了攀登,而每个人似乎都在抱怨工作以来身体素质急剧下降,初始的一段山路就已经开始有些疲惫了。然而不知这算是云梦山的好还是云蒙山的坏,走过还能撑得住的上山路不久,就迎来了在虎浴潭的小憩,人们过早地开始了享受。对山水依依不舍的四个人选择了顺水上山,而其他人则继续延山路奔往第二个目的地:净身池。

我跟随后一队,途中无太多新奇,除了我一会儿喊一遍的虹鳟鱼之外毫无乐趣。不是说看到了虹鳟鱼,而是想早早下山一饱口福。所以到达净身池等待和水路大军会师以后,本以为不久就可以登峰然后荣归故里了。没想到一个路标让我们全傻了眼。天哪,中午都过去了我们才刚刚来到山的入口,引用 Sleet 的一句话,仅仅二十分之一。

于是没有任何憧憬地、没有任何希望地,我跟着大陆人马开始登峰。我最初的想法是上到累了不能再上了,就开始下。毕竟我的目标不是那海拔 1413.7 米的主峰,而是山下等待我的水里的活蹦乱跳的鱼儿。

不想这一上就无法停止了。先是半途中有两个 mm 放弃了,后来在 Sleet 的再三怂恿下,立志不做倒数第三。忘却了我的虹鳟鱼继续上,上到了不知什么地方时三个梯队就形成了:我和宁子居中,Sleet 和小桂子等一帮人开路,后面有灵光等人压阵,云蒙山给我的自虐印象从此开始。

我和宁子追逐着 Sleet 一行,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从来没有如此的疲惫,从来没有如此的大汗淋漓。思想是混沌的,动作是变形的。只有周围一望无际的云海和能看得见的微风让人心旷神怡。

左手边是深深的悬崖,右手边是高高的峭壁。雾气浸润着地面,潮湿而滑。阶梯时而是突起的石台,时而是凹陷的土屯,时而是腐朽的木桩,时而是手筑的扶梯……。偶有一小段平地,右望怪石嶙峋,左望层云叠雾,后望山路险峻,前望茫茫然不知所向。就在转弯处,风吹着薄雾在动:风动、云动、人动还是心动;自然的、气象的、物理的还是哲学的,一切都不重要。人何以能为仙,何以能成佛,何以能隐居世外而与世无争,何以能挥毫泼墨而留名千古,一切尽在这静谧得能听得见灵魂的空间中。上是享受,下是亵渎,人生也不过如此。

淋漓的汗水多半是山间的雾气,不粘着身体,而是顺着鬓角在流淌。一道一道的汗渍是唯一值得骄傲的勋章。可是我的表现就差强人意了。走走停停,腿根本不听使唤。什么脸面,什么男子气概在那样的环境中一股脑的都等于零,而唯有宁子的呼唤是唯一的动力。人真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在绝望的时刻,可以不为自己,但是不能不为别人:我可以不顾及脸面甚至危险开始下山,但是我不能辜负宁子的口齿和对我的信任。一时间八个字出现在了脑海里:毅力源自团队合作。不能否认存在那些意志力超强的个人,但是可以相信一加一大于二的真理,一个优良的团队远比个人能发挥出更多的潜质。

登顶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胜利已经不需要美景来祝贺了,一块碑石和一个愉悦的心情足以。石碑面对着深达 1400 多米的悬崖,悬崖间填充着白得耀眼的云雾,什么都看不到,也不允许你久看。一个隔绝了的世界有太多真理可以发掘,山顶上一对飞舞的蛾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身下还有另一个世界,而我们却要带着经过洗礼的灵魂重归脚下的现实……